.   如果讓我來談雲南黃馨,忍不住的眼淚又要像黃河潰堤,可能又會一把

鼻涕一把眼淚的場景。格友可能有所不知,別人寫到「黃素馨」一定是「‧‧綻放

如瀑布般令人眩目的滿樹黃花,‧‧有機會一睹花容民眾為之傾倒‧‧」,詩情畫意

般的浪漫情懷,甚至連眼盲者都會為之動容,真是如椽之筆,擲地鏗鏘有聽,但

一落入我手中來述說,還真擔心偶而就會迸出少不了的國罵省罵大集合,不過請

一些道德者及衞道之士免驚啦,不會也不敢啦,又何況又不是社會大事,何苦失

口德呢?

.   話說三年多前,一位剛入行自稱世界通的業者,把胸脯拍得震天戞響,聲稱

除了嗎啡外,沒有他進口不了的物品,包括太空梭、航空母艦、隱形戰機、火星

人‧‧等,對於一個一天到晚老是被沒收種子的無用之人我而言,簡直是大旱之望

雲霓,就像是遇到「能人」一般不禁手足舞蹈,欽佩到五體投地趕忙屈膝連著五

拜,我他都還似意猶未盡之感,竟連拉我一把之意也沒有,只得讓一把老骨頭的

我摸著鼻子自行站起。三句不離本行,他馬上口沬橫飛的向我推蔫他的新產品,

連「陸人丙」聽都沒聽過的「越南黃馨」。這可非同小可,一向孤陋寡聞的我聽

到後整整有5秒鐘的震撼,驚嚇得說不出話來。因為一向聽過黃素馨的大名,石

棹的道路旁就種了不少整排的黃素馨;也聽過「雲南黃馨」,大陸的名花,與梅

花、水仙、茶花合稱雪中四友〈並非下雪之區才能種植,而是冬季之際正值北國

雪片紛飛之時〉,但就是沒聽過更沒見過「越南黃馨」,難怪這位世界通能人帶

著一抺詭笑誇稱他已拿到了苗木,這也開始了我近四年的夢靨,連作夢都似乎看

到了越南黃馨的英姿,期待總是一種煎熬,日子過得有些難受,不過園藝農事的

忙碌總算能將一些美夢淡忘,自然也開始遺忘一段日子了,直到年初,有人向我

提起了「越南黃馨」,這個曾經熟悉的大名,有如醍醐貫頂般的驚醒夢中人,迫

不及待的要人馬上帶過來,但當最高的期待一旦被冰冷的現實澆醒時,那種落差

與失望可想而知,原來只不過是「雲南黃馨」而已,幸虧過盡千帆還不致暈船,

否則這種刺激有時還真會讓人心臟麻庳的。

.   不過有時還真不能責怪台灣人士井蛙之見,畢竟連對岸是原產地也有類似的

迷思,這在之前我也曾在格子中討論過不少對岸園藝專家的失誤,也不能怪誰,

要抱怨的只能說是對農業或園藝這一塊可能不是算得上「高尚」的職業,不像智

慧手機那般時尚與流行,國內外連含著奶嘴的嬰兒也都能運用自如,因此一些園

藝植物的錯誤在兩岸都有如家常便飯,見怪不怪,算得上是「對等」的交流。在

原產地的對岸網站總會出現把「黃素馨」和「雲南黃馨」列為不同植物,還列舉

出一大堆不同點來論述,這一點讓我無法苟同,畢竟它們是同科同屬只是不同品

種而已,而台灣人士則是把會開花的叫做「雲南黃馨」,而不開花的列為「黃素

馨」,就因為園藝界的此觀點,而竟讓大家搞得一頭霧水,其實二者在台灣都能

開花,至於為何有些無法開花?因為我沒遇見過不開花的植株,因此不敢置喙。

.   「雲南黃馨」在台灣是非常新穎的花卉,但在原產地則早就是古老至今的名

花,因為其開花期大都在過年時節,因此最響亮的小名就是「迎春花」,滿株盛


開的黃色小黃花非常亮眼,花期長逹一、二個月,典雅風趣,備受讚許,更讓愛

花人士愛不釋手,爭相收集。它原產於中國西、南部,近些年來由於開花的氣

勢,讓大陸南方人士更是廣為栽種,行情也一直升溫,也難怪一些台灣園藝界人

士爭先恐後的搶花大戰。雲南黃馨屬於木犀科的半蔓性灌木,喜歡溫暖濕潤和充


足陽光,怕嚴寒〈台灣沒有此氣候〉和積水,稍耐陰較耐旱,種植時以排水良


好,肥沃的酸性沙壤土最好,算是相當粗放的植物,以本人種植經驗認為相當適

合台灣各地區種植,如能以修剪圓形樹形在步道兩旁種植,肯定十分壯觀。

http://hoepen.blogspot.com/2015/01/blog-post.html
創作者介紹

(#‵)3′)▂▂▃▄▅~~~嗡嗡嗡

c77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